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为您推荐

印度

印度富人不快乐

卡兹明:莫迪连任后,印度一些商界人士曾谨慎乐观地认为,总理将把注意力转向重振经济。但这一希望落空了。

最近一个夏日之夜,新德里的社会名流聚集在壮观的Bikaner House(以前是拉贾斯坦(Rajasthani)王室的行宫),观看印度著名设计师塔伦•塔利亚尼(Tarun Tahiliani)的时装秀。塔利亚尼奢华的新娘礼服单套售价从1.7万美元到2.1万美元不等。

嘉宾们享用洒着茉莉花瓣的粉红香槟、荔枝云吞、手撕猪肉玉米卷和金枪鱼块。在模特们昂首阔步走过时,他们报以赞赏的掌声,模特们身穿华丽的莎丽服,大裙摆上点缀着精致的刺绣和施华洛世奇(Swarovski)水晶。

塔利亚尼的服装深受印度商界超富精英的喜爱。自上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紧缩政策结束以来,这些商界精英热衷于炫耀自己的财富,提振了一度被认为能够抵御经济衰退的本土奢侈品行业。

然而,在这位设计师推出自己的最新系列之际,印度顶级实业家、企业家和高管们心情不好,他们担心经济增长乏力,也担心政府对私营企业的对立态度。

印度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速已连续四个季度放缓,而且几乎没有回升的迹象。与此同时,纳伦德拉•莫迪(Narendra Modi)政府似乎对商界怀有深层次的疑虑(如果不是完全敌意的话)。

一位驻孟买的高管表示:“我工作了35年,大部分时间在金融业,我从未见过如此严重的阴郁和绝望。”没几个顶级实业家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不安,担心受到这个对批评敏感得出了名的政府的报复。

但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生物科技公司Biocon创始人基兰•马祖姆达尔-肖(Kiran Mazumdar-Shaw)表示,莫迪公开承诺要消除“裙带资本主义”的弊病,这似乎让他对与企业界接触抱有戒心。

“他们希望与裙带资本主义撇清关系,结果是他们不和商人交谈,”她表示,“在普通人看来,所有商界人士都是奸商,都在窃取纳税人的钱。情绪就是这样被煽动起来的。”

最近印度“咖啡大王”V•G•希德哈沙(VG Siddhartha)自杀,被商界很多人视为更广泛痼疾的征兆。“如果你看一看‘印度公司’,他们的情绪并不好。他们很担心。警铃正在响起。我们需要听听他们的声音,”肖表示。

莫迪在5月以压倒性优势赢得连任后,一些印度实业家曾谨慎乐观地认为,总理将把注意力转向重振已出现麻烦迹象的经济。

但这一希望落空了。新政府没有推出新的经济刺激举措或新一轮大胆的结构性改革,反而在7月出台的首份预算中设定了增加税收收入20%的激进目标。企业担心,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将加剧一些人所称的“税收恐怖主义”,即官员们受到压力,要求他们达到不切实际的征税目标。

这份预算还对超级富豪征收一项新的高额附加税,年收入超过28.5万美元的人群的实际税率将提高至39%,年收入在70万美元左右的人群的实际税率将提高至近43%。印度财政部长尼尔马拉•西塔拉曼(Nirmala Sitharaman)表示,受到影响的个人不会超过5000人,他们应该愿意为国家做出贡献。

专栏作家塔夫林•辛格(Tavleen Singh)写道:“她发出的信号是,印度富人理应受到惩罚。”辛格认为,最新的加税举措将鼓励更多印度富人追随其他富豪的脚步: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估计,自2014年以来,已有2.3万余名百万美元富翁离开了印度。新的税收举措还带来其他无法预料的后果,打击了外国投资组合投资者,据估计,他们在7月从股市撤出了约55亿美元资金。

随着情绪恶化,奢侈品行业正感受到压力。据说,德里最高档的购物中心去年客流量减少11%,因为富人担心自己在那里会受到监视。一度火爆的设计师服装销售逐渐降温。“‘感觉良好’这个指标非常低,是我几十年来见过的最低水平。”塔利亚尼在时装秀结束后告诉我,“不安的感觉很强烈。没有人在投资。人们对支出感到紧张。”

译者/梁艳裳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