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为您推荐

台湾大选

分析:民进党胜选代表了什么?

蔡英文在本周六的台湾大选大胜对手韩国瑜,民进党在国会选举中也继续保持多数。选后的国民党,势必得面对路线调整的挑战。

一如选前民调预测,蔡英文在周六(1月11日)举行的台湾大选中获得连任,并随即呼吁两岸要重启对话和协商,寻求良性互动的方法。

周六在台湾上演的是四年一次的总统与立法委员两场选举。选举结果显示,蔡英文拿下817万票,大胜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的552万张、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的60.8万票,囊括57%的选票,不仅高于四年前,得票数也创下台湾大选的历史纪录。而在立法院选举上,民进党表现优于预期,共拿下61席次,保住“全面执政”的优势;台北市市长柯文哲新成立的台湾民众党,成功取得5席,晋升为台湾国会的第三大党。

蔡英文在选后的国际记者会上,用相当多的篇幅重申,她对两岸关系和平稳定的承诺不会改变。她强调,两岸双方都有责任,确保台海和平。

国民党的韩国瑜除了第一时间承认败仗,面对选举失利,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也宣布将辞职下台。

而中美在选后也积极表态。中国国台办在第一时间声明,坚持“和平统一、一国两制”的基本方针。美国国务卿迈克‧蓬佩奥 (Mike Pompeo) 也在蔡英文宣布当选后,祝贺她连任以及重申台湾为区域的楷模。

战略环境大变下的选举

拉长时间来看,这场选举确确实实打破台湾既有的选举格局。

在以往,拿下地方选举的政党,能在两年后的总统大选上取得优势。执政四年的民进党,由于年金改革到公投政策失利,造成2018年的地方选举溃败,更让国民党的高雄市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喊出“下架民进党”,在全台掀起一波“韩流”。但短短13个月内,虽然蔡英文争取连任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反建制的韩国瑜,蔡英文却获得大胜,国民党在2018年的地方优势,明显没有延续到这次选举。

“回头看,2018年的地方选举结果才是异数 (outlier),”长期研究台湾选举的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鲍彤 (Nathan F. Batto) 说。

能够让此次大选改变2018年地方选举的蓝绿版图,远因是国际情势的剧烈变化。

“1979年以来没有出现过当前的中美关系。两者在战略上竞争也产生外溢效应,台湾在中美之间,很辛苦,”长期研究东亚政治的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 (Yasuhiro Matsuda) 观察。

蔡英文在四年前上任后表示,尊重两岸在1992年会谈的历史事实,但不延续过去国民党对“九二共识”的论述。随即,中国大陆切断与台湾的官方沟通管道。在北京的压力下,七个台湾友邦也在四年内转与中国大陆建交。

与此同时,美国国会在过去四年陆续通过《台湾旅行法》(Taiwan Travel Act)、《亚洲再保证倡议法》(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)、2019与2020财政年度《国防授权法》(NDAA) 等一系列被认为对台友善的法案。

蔡英文在第一任任期强调对两岸现状“不挑衅”,多数台湾人也长期表示要“保持现状”。但在去年1月,中国大陆宣布“探索两制台湾方案”,不但调整对台战略,也画清“统一”的时程表。

接着,采取一国两制的香港在6月份爆发“修例风波”,抗争冲突至今未歇,更掀起台湾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。“今日香港,明日台湾”、“芒果干(亡国感的谐音)”等口号,也成为国、民两党辩论两岸政策的主轴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