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为您推荐

新型冠状病毒

公共危机下政府决策应该如何听取专家意见?

吴汉:轻症患者居家护理意味着全家被感染,而且没有反映为地方政府统计的确诊和疑似病例,让外界和上级政府低估疫情的严重性,误导决策。

武汉于2月3日开始建设“方舱医院”,2月5日首批“方舱医院”开始启用。“四类”人员(确诊患者、疑似患者、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、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)送往医疗机构及方舱医院等隔离点救治。此时据武汉封城已经过去14天。

为何启用方舱医院?因为收治患者的范围扩大,方舱医院用于专门收治确诊的轻症患者,以及观察病例和轻症疑似病例的诊疗检测工作,在此之前,限于床位紧张,轻症患者居家护理,医院不予收治。

为何封城14天方才启用方舱医院?因为此前的防疫战略集中表现为分级诊疗、轻症居家护理、重症集中救治。这一策略设计在公开信息中,最早可以在《给武汉市委市政府的七点具体建议》(1月24日刊发)一文中看到。是日为中国农历的除夕,网络上大量传播着来自武汉及湖北地市患者家庭的求助信息,大量患者彼时仍无法确诊,又因核酸检验盒短缺,只能在各定点医院排队等候。

《给武汉市委市政府的七点具体建议》一文提出,“让大量不需要去医院就诊的轻症患者留在家里”,“迅速把患者病情分级,然后分类采取不同措施,危重患者严密隔离集中治疗,其他的分散治疗”,“为轻症患者居家护理和诊疗提供必要的支持……力争轻症患者通过网络和电视节目的指导,能够消除恐慌,在家中康复。以减轻医院压力、避免交叉感染”。近日观察者网刊发对作者的采访(题为:疫情演化至今,是制度不足还是人的问题?),采访中提及这七点建议,并称“其中多点建议武汉市政府已着手实施,比如分级诊疗”。

回到1月24日的时间点,武汉市累计确诊患者为495人,湖北省累计确诊549人,未通报有疑似病例(截至2020年1月23日24时);在本文开始写作的2月10日,武汉累计确诊患者已达到16902人,湖北省内累计确诊29631人,疑似患者18438人(截至2020年2月9日24时)。短短17天里,武汉市确诊患者增加了33倍,全省确诊患者增加了53倍,出现1.8万疑似患者,还有7万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。如此大面积的扩散固然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高有关,但因居家隔离而导致的家庭性传染、聚集性传染,仍然不在少数。多少家庭,毁于一夕。

我们不能说哪一位专家教授即为这一战略的最初设计者;武汉官方也许采纳的其他持有类似观点专家的建议;也许只是部分决策者自己的想法,专家意见只是一个巧合。

但实际情况是,武汉没有在封城之后即刻启用防控烈性传染病常用的“方舱医院”,而是集中资源修建火神山、雷神山两座医院,加快对重症患者救治,而忽略了对轻症患者的治疗与再传染的阻断。

由于没有方舱医院作为有效补充,武汉床位的紧张,直接导致了很多实际染病的患者无法及时收治,这些患者到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苦苦哀求帮助寻找可用床位,网上流传一段视频,武汉一女子元宵节在居民楼阳台上敲锣求助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她提及“为了给母亲求床位,我不要脸了,只希望母亲能活命”,该女子凄惨的哭喊声夹杂着锣响亮的锣鼓声,重重敲击了每个读者的心。

床位和医疗资源的不足,直接导致了三个后果:第一,资源不足,导致应当被收治的患者没有被及时收治,任其在医院之外自生自灭,数据上反映为武汉地区的确诊患者的致死率远远高于其它省份,2月9日,武汉的死亡人数与累计确诊患者的比率为4.03%,同日,全国在扣除武汉以后的比率为0.98%,武汉的致死率是全国其它地区的4倍。武汉作为病毒发源地,致死率可能会略高一些,但高出这么多,大概率是因为武汉的患者没有及时收治,收治的都是重症患者,所以致死率才这么高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