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新型冠状病毒疫情

伦敦解封后:恢复的和回不去的

融乐:原本强调“全球化”的世界,分裂的程度和速度远远超过了想象。几乎大家都在互相指责,或者本来就在怀疑猜忌,而疫情是个绝好的理由。

进入七月,随着夏日到来,伦敦也终于恢复生机。

解封后的生活

自三月末英国宣布开始封锁以来,几乎只剩下了户外公园还在开放。六月中,英国又解除了大部分限制并开放了所有商店,我马上去了Harrods和Selfridges,能明显感觉到人比以前少了很多,每个店只有一两个顾客和一个店员,到每家店基本上都要求用酒精洗手液,一天下来手消毒了十次。

中间去了一家叫Jellycat的玩具店,我把觉得可爱的一排玩偶都摸了一遍,才发现店员一直跟在我后面收走我摸过的玩偶,但是她很和蔼地说:“没有关系,你就是要摸娃娃才能感觉到喜不喜欢,但是我们会把它们都消毒一遍。”

牛津街上商店的试衣间都还没有开,但街上已经基本恢复了往日的热闹。还有一些商场会规定路线,比如Liberty就规定了one way路线(注:指所有顾客都只能按照固定的进出路线走,规定商场的入口和出口),但像是一些比较老的商场就把化妆品专柜的展品都撤下来了,甚至连空调都没有开,开放的诚意明显不够!

七月初英国终于宣布能够开放餐厅。中国城餐厅的变化是最明显的,六月末时街上还十分萧索冷清,但到了七月突然整个中国城都是人。一些酒楼和餐厅因为在室内不能保证社交距离,就把桌子搬到了街道两旁,全都改成了户外就餐。

排队的人也很多,中国城的一些街道本就狭窄,奶茶店和甜品店更是排起长队。餐厅也会尽量避免接触,卖菠萝包的店只开了一个小窗口,把菜单贴在外面让人点单,只接受刷卡消费,不收现金而避免接触。

很多美术馆和博物馆也同时在七月份恢复开放。早在六月中开放商店的时候,一些小型的美术馆,大概十来家,也作为“商店”一类争取到了开放的机会。七月开放的则是更大的展馆,比如最早开放的国家美术馆,需要在网上预约入馆,馆内在地板上也都标注了游览的路线,当然也不用非常严格按照箭头走,不过标识得很清楚,来参观的人也都会戴上口罩。

公共交通的变化是最明显的。疫情最汹涌的四月,公交车干脆把整个巴士的前半部分都封起来了,完全隔绝司机和乘客,当时还出过一些新闻说有多少名巴士司机感染了新冠肺炎,政府也要求居民除了必要的出行以外都避免搭乘公共交通工具。

冷清的地铁站

四月末我坐过一次地铁,地铁上人非常少,每个车厢可能只有一两个人,而原本就比较老旧,且曾经作为二战防空洞的伦敦地铁站内的氛围也非常肃穆甚至恐怖。现在人已经比较多了,大一些的地铁站入口还会提供消毒液和口罩,乘客搭乘交通工具也被要求必须戴上口罩。

在与空气打架

夏天以后,我能感觉到大家都在尽力恢复往日生活的秩序。很多朋友因为封锁,已经三个月没见到过了,餐厅恢复开放以后我也忙着见各种各样的朋友,在英国境内也可以进行短途的day trip(一日游),博物馆美术馆开了以后更是尽力恢复精神生活。

但有时还是会觉得很多事情都无法再回去了。

我有时会跟朋友说,感觉现在大家都尽力避免谈论封城时的生活,那三个月的日子过得太模糊了,好像一下子就过去了,也不知道做了什么,但总是焦灼的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
读者评论

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,部分评论会被选进《读者有话说》栏目。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。
用户名
密码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