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裁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制裁

FT社评:西方重估缅甸策略

随着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和影响力升高,对缅甸实施不同程度制裁的美国和欧盟在该国的影响力逐渐式微。欧盟上周宣布减轻部分对缅制裁,可能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平衡。
2011年4月18日

印度炼油业避开伊朗寻找新供应商

美国要求多国停止购买伊朗原油,预计财长盖特纳在访华期间会加大对中国施压
2012年1月11日

韩国设法为对伊贸易融资

在宣布对伊制裁后,首尔方面指定两家国有银行为两国间贸易融资
2010年10月8日

美国敦促中国配合对伊朗实施制裁

在西方公司纷纷撤离伊朗之际,中国正大举投资于伊朗能源行业
2010年8月3日

FT社评:“精确制裁”朝鲜

希拉里•克林顿表示,美国正精心准备针对朝鲜的制裁措施。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措施就没有风险。“精确制裁”的优点是,制裁措施会打击平壤政权,而非朝鲜人民。
2010年7月23日

美国扩大对朝鲜制裁

与此同时,美国已对中国作出让步:本周末的美韩海上联合演习将在朝鲜半岛以东举行
2010年7月22日

国际制裁影响伊朗油气田开发

伊朗南部的全球最大天然气田“南帕尔斯”目前只有一家外资参与——中石油。由于国际制裁,伊朗严重缺乏扩大能源生产所需的外国投资和技术。
2010年7月22日

伊朗制裁案上的中美博弈

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:中国参加美国和欧洲主导的制裁伊朗案,表明中国外交进入了灵活对应的新阶段,并学会了在美国主导的国际议题上,找到中国的国家利益。
2010年6月11日

联合国通过对伊朗制裁新决议

土耳其和巴西投了反对票,但美国的主张赢得了俄罗斯和中国的支持
2010年6月10日

俄罗斯支持加大对伊制裁惹怒伊朗

普京表示,第四轮对伊制裁已“几乎达成共识”
2010年6月9日

战争离伊朗有多远?

目前联合国争论的背后,隐藏着一个严峻但通常不点明的看法:如果外交努力失败,美国或以色列将不得不军事打击伊朗核设施,其后果将是深远的。
2010年5月28日

制裁导致伊朗石油产能下降

伊朗难以获取海外投资和西方的石油技术
2010年5月24日

联合国对伊制裁考验中俄

中国与俄罗斯似乎正试图“鱼与熊掌兼得”——既支持美国牵头的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,又支持巴西、土耳其与伊朗达成的核燃料互换协议。
2010年5月21日

伊朗面对新一轮制裁

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称,在俄罗斯和中国的配合下,联合国新决议草案已经达成
2010年5月19日

伊朗与土耳其达成交换核燃料协议

此举旨在阻止美国对其实施新的经济制裁
2010年5月18日

FT社评:伊朗也是中国的问题

中国之所以对伊朗问题漫不经心,有多方面的原因。但即便依照它自己的处世之道,中国不支持对伊实施更严厉的制裁也是错误的,因为一旦爆发战争,将危及中国的石油供应。
2010年4月26日

希拉里:不制裁伊朗可能引发地区冲突

美国国务卿警告:无视伊朗威胁,将使世界在6个月至1年内陷于更加危险的境地
2010年4月19日

英保守党领袖中国言论遭抨击

卡梅隆在辩称英国有必要保持核威慑时,将中国与伊朗相提并论
2010年4月19日

中国同意讨论制裁伊朗具体事宜

这首次表明,中国可能愿意支持联合国出台新一轮对伊制裁措施
2010年4月1日

三大石油贸易商停止向伊朗供应汽油

据称迪拜和中国的一些小公司乘虚而入
2010年3月8日

俄罗斯对伊朗立场转向强硬

普京盟友称,西方对伊朗核计划的担忧是“能够成立的”
2010年2月10日

美国航空航天业对中国制裁威胁表示关切

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表示,对中方限制两国军事及安全事宜交流表示遗憾
2010年2月1日

中国缺席伊朗问题会议

此举严重拖延了联合国对伊朗出台更严厉制裁的计划
2010年1月18日

中俄在伊朗核问题上面临压力

伊朗宣布新建10座铀浓缩工厂,地区紧张局势升级
2009年12月1日

中国抵制美国对朝鲜全面金融制裁

北京称,美方所提措施可能损害正当双边贸易
2009年7月27日

联合国公布朝鲜官员及机构制裁名单

其中包括朝鲜原子能总局及其局长李济善
2009年7月17日
上一页‹‹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