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交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外交

中国该如何令东盟信服

中国国资委研究员罗天昊:中国要成为亚洲领袖,最主要的不是成为竞争胜利者,而是合作领导者。在自身崛起同时,与东盟形成错位竞争,更多让周边国家从中受益。
2013年10月8日

美国与中国如何避免摩擦?

FT专栏作家拉赫曼:前澳大利亚国防部高级官员怀特在他的新书中指出,为避免中美出现灾难性冲突,两国必须改变政策,并希望美国迈出第一步。
2013年9月9日

日本出格言行威胁亚洲和平

FT专栏作家拉赫曼:日本政客最近频频“失言”、“失策”,不仅触怒了亚洲邻国,也让西方盟友特别为难。对美国来说,更稳妥的做法是放松对日本的安保承诺,这样,日中岛屿争端就不会引发世界大战。
2013年8月14日

国防部长们聊什么?

中国资深媒体人王尔山:我一直很想知道,有什么话是各国领导人非得见面才能谈的呢?在“香格里拉对话”国防部长高峰会议上,终于窥见一斑。
2013年6月27日

公共外交:民众外交的复兴

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孙兴杰:历史上外交的主体是公民个体,政府外交只是例外。近代以来政府垄断外交,当今却受到多元权力主体的挑战,公共外交时代意外归来。
2013年5月13日

中国领导人频发“强军”号召

过去几个月里,与军队、战争相关的话题在中国领导人讲话和官方媒体报道中频频出现,这或许表明新的军方领导风格更加严厉,这些言论也往往与民族主义混杂在一起。
2013年1月23日

美国外交的困局

在竞选辩论期间阐述外交政策,会让人不自觉地针对复杂的问题提出简单化的解决办法。但无论谁入主白宫,都必须尽快从四方面做出决策。
2012年10月31日

霸业何为?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:美国教授许倬云所著《大国霸业的兴废》,讲中国历朝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与霸业。但现代的霸业,又是什么呢?“四方来朝”的现代意义,是一国政治自由开明、教育科技先进、人才储备丰富、市场灵动繁荣,这才是今日世界之王道。
2012年10月8日

从钓鱼岛争端看中国对外政策

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:中国公众对外交的期待已今非昔比,如果决策者仍抱着“宁愿不出成绩,也不能出现问题”的不作为哲学,外交失利的情况还会出现。
2012年9月29日

夏季达沃斯上的中国形象

举办夏季达沃斯是中国“软实力”和国际影响力上升的反映,中国的对外沟通技巧也有长足提升,但要全面展示中国良好形象,仍有一些差距需跨越。
2012年9月13日

东亚:不平静的海洋

香港时事评论员吴幼珉:中国综合国力已有长足增长,正处于大国崛起初级阶段。由于近代积弱,在崛起过程中,它的近海成为了美、俄、日等大国角力的舞台。
2012年8月24日

媒体札记:老朋友、老冤家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:普京访华与胡锦涛会面,媒体称为“又见老友”,而中美之间继续口角不断,关于美国使馆发布PM2.5数据的争议,又回到聚光灯下。
2012年6月6日

中国软实力需“形散神聚”

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孙兴杰:软实力是一种弥散性的权力,毕其功于一役的思维无益于中国软实力的增强,“短促突击”式的软实力工程是一种虚妄。
2012年5月25日

中国能源政策改革正当时

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李红兵,中国习惯于将三大国有石油公司的海外活动同政治、外交紧密捆绑在一起,这种“石油外交”的能源政策正在遭遇越来越大的风险与挑战。
2012年5月25日

中国在南海不必过于韬晦

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张立伟:在美国军事上重返亚洲的背景下,中国不应迷信“战略机遇期”,对外政策不能激进,也不可一味被动,应坚守原则,以不变应万变。
2012年5月18日

外交与民主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:在我看来,日本近年来属于外交弱国,中国则是外交强国。但从米德的观点看,不能否定中国“出现错误决策时没法纠偏”的可能。
2012年3月28日

FT社评:中国停止“不干涉”的契机

不干涉原则在帮助中国进军发展中世界上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但中国已经到了不能总是退居一旁,期望别人出面解决问题的时刻。苏丹提供了打破这种思维的机会。
2012年2月22日

FT社评:欧俄外交应直面现实

欧盟在对俄政策上过于官僚化,主要基于一种一厢情愿的想象。在普京即将重新执政的形势下,欧盟应寻求一种建设性的欧俄关系,却不能对俄罗斯改革抱有太多期望。
2011年12月23日

媒体札记:你实名了吗?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:《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》一经颁布,即成为震动中国互联网舆论的头条新闻。反对者认为微博实名制措施侵犯言论自由。
2011年12月19日

媒体札记:校车外交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:这本是相对平静的一周,至少没有出现足以震惊全国的恶性、负面事件。但难得的平静还是在周六被打破了,因为一则外交部网站上的稿件。
2011年11月28日

全球衰退之际的中国外交选择

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:面对全球经济衰退,中国当采取什么外交措施,让“世界新领袖”的称号更名副其实?也许可以从帮助欧洲摆脱债务危机开始。
2011年10月17日

媒体札记:“核心利益”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:国务院新闻办发布《中国的和平发展》白皮书,积极有为的国际责任观首次出现在政府公开文件,“政治制度”则进入了中国“核心利益圈”。
2011年9月7日

外交政策已寿终正寝?

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学教授泽利科:国内政策与外交政策对立的局面已是明日黄花。外交政策不必退缩,相反,应该将重点放在如何协调“国内”政策上。
2011年8月23日

中国外交的“棱镜”

中国政府应当重新审视自己对“屈辱”历史的描述,而西方也应努力了解中国借以看待世界的历史和政治“棱镜”,以便更从容地应对中国的崛起。
2011年7月1日

德国为何重划地缘政治坐标?

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:默克尔这一代人已经抛弃了德国利益与欧洲利益不可分割的看法。对于德国外交政策而言,出口市场与地理同样重要
2011年6月23日

基辛格和他的《论中国》

FT特约编辑沙玛:基辛格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的巨著,讲的是两个一开始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途径互相了解的大国,走向文化上互相理解的过程。
2011年6月3日

亚洲地区的领土争端

FT亚洲版主编皮林:东亚和中亚众多地区深远的历史芥蒂,经常以领土争端体现。最近该地区摩擦频频,中国崛起与华盛顿寻求重新强化军事部署是背后的两个主要原因。
2011年5月4日

中国的“维稳”外交

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:外交事务是国内政策的延伸。对中国来说,重要的是保障石油等自然资源的供应。在2012年新一代领导人接手之前,社会稳定被置于空前重要的地位。
2010年12月20日

日本百年来的三大战略失误

钓鱼岛事件,只是一个缩影,折射了日本对于中国,对于世界的认知,而从最近100年的历史上看,日本一直是一个精于计算,却缺少雄才大略的国家。
2010年9月25日

没有赢者的比赛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:中日双方的舆论,似乎都从输赢二元对立的角度,评估这次中日扣船风波,但其实这是一场“没有赢者的比赛”。
2010年9月25日

中国没必要“不高兴”

霍普金斯大学讲座教授吴旭:中国要消除与西方国家之间的“软实力逆差”,根本途径在于构筑和推销“中国梦”。中国必须应平静看待被“妖魔化”。
2010年6月13日
上一页‹‹1234››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