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刻订阅付费资讯
市场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市场

美中贸易对峙引发市场不安

不断升温的美中贸易战首次吓到投资者,中国股市抛售波及全球,依靠对华出口拉动业务增长的美企股票也大跌。
2018年6月20日

准备迎接波动性加剧的新时代

菲尔斯:随着长期的经济扩张和牛市进入最后阶段,流动性、分散配置和灵活性对于保护投资组合而言至关重要。
2018年4月18日

投资者迎来充满风险的第二季度

以美国和欧洲为首的央行刺激政策的逐步退出,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不断加剧,以及对经济增长可能已经触顶的担忧,都将在下一季度影响投资者情绪。
2018年4月4日

波动性恢复标志市场健康洗牌

埃尔-埃利安:只要计入某些风险,今年首季开始的此轮波动可能成为市场健康洗牌的一部分,使其以更坚实步伐迈向中期未来。
2018年4月4日

ETF的蓬勃发展将毁灭资本主义?

传统对冲基金或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看不惯ETF,这很自然。然而并没有证据显示ETF是导致市场动荡的核心原因。
2018年2月13日

马斯克的飞天梦与所有制问题

邓聿文:没有美国的资本主义为马斯克、乔布斯提供制度土壤和环境,就不可能产生他们这样的冒险家和梦想家。
2018年2月12日

慢投资赚大钱

哈福德:如果你不那么常看股市行情,你会有更多理由微笑,因为好年份的发生几率接近坏年份的三倍。
2018年2月11日

2018年开局交易活跃令交易所振奋

股票、期货、外汇和固定收益市场在经历几年疲软后,今年以来交易量急剧回升,令交易所期待今年交易收入反弹。
2018年2月5日

中国改革还能走多远?

邓聿文:中国出台系统性改革目前看很难,因为国企、政府、既得利益群体乃至大众自身都构成进一步改革的阻力。
2018年1月18日

谨记经济学的“自我实现属性”

科伊尔:经济学家通常自视为对经验事实的观察者,但他们应该明白自己也是参与者,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会改变世界。
2017年9月20日

中国经济周期之辩:价格因素的视角

章凯恺:价格因素将会在中国经济可能的发展路径中扮演何种角色?哪怕真实经济进程只是朝着高广义通胀的方向迈进半步,也会对各类资产产生深远影响。
2017年8月4日

经济学家鲍莫尔的五彩学术

王军:经济学界应为有不久前去世的鲍莫尔这样的学者深感庆幸,因为有他的陪伴,问学之旅可以不再单调和乏味。
2017年5月24日

经济学大师肯尼斯•阿罗的思想遗产

阿罗在一般均衡理论和社会选择理论等方面的贡献,使他成为20世纪后半叶对经济学理论影响最大的经济学家之一。
2017年2月23日

“交易高手”出少年

加普:新一代的少男少女中不乏市场老手。他或她的资产不是固定收入、股票或大宗商品,而是衣服和鞋。
2017年2月17日

卖方分析师不值得怀念

2012年以来,提供经济预测、推荐股票和债券的投行分析师人数减少了十分之一,然而人们不必为此难过。
2017年2月14日

“世界末日交易”到了?

奥克利:特朗普的基建政策是股市利好,但如果民粹主义肆虐世界各国,那就有可能为全球市场酿成第二个雷曼。
2016年11月23日

从秩序角度理解中国房地产泡沫

毛寿龙:房地产市场面对着高度行政化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消费者、投资者,“野蛮生长”的多层次市场也深受政府秩序影响。
2016年9月30日

相声里的原始秩序与市场秩序

毛寿龙:相声“成也原始,败也原始”,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,“成”会得到进一步放大,“败”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。
2016年9月8日

儒家与市场秩序可以兼容

毛寿龙:儒家不仅不与市场经济冲突,反而在君子不器、天下为公的公共治理结构层次,支撑传统国家秩序的治道变革。
2016年8月11日

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:我依然相信民主与多元文化

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:右翼民粹主义正在西方兴起,但这并不代表民主观念和理想失败了,而只是反映了精英的失败。
2016年8月8日

英国脱欧冲击全球市场

英国脱欧引发全球市场震荡,投资者趋于风险规避,英镑创下历史性下跌记录,黄金、国债、日元、瑞郎等避险产品受追捧。
2016年6月24日

钟表:中国大陆负增长?

FT中文网撰稿人丁之方:2014年的数据表明,瑞士钟表第一大市场中国香港0增长,第三大市场中国大陆为-3.1%,第二名美国则增长6.2%。
2015年7月17日

瑞士钟表品牌销量排行榜

FT中文网撰稿人丁之方:2014年销售数据显示,劳力士依然高居榜首,欧米茄、卡地亚是第二阵营。第四阵营的豪雅退步明显,江诗丹顿是第五阵营。
2015年6月19日

1973年的9.11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:乍看起来,政治独裁和经济自由似乎是一对奇怪组合,事实上它们实质一样,都信奉“休克疗法”。皮诺切特时代的智利很好诠释了这一组合的缺陷。
2014年12月22日

在凯恩斯的左边、马克思的右边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:全球经济又陷入持久低迷,贫富不均越发严重,民众不满积聚。如果拉斯基生在这个时代,一定还会非常激愤,但回顾20世纪,知识分子该如何选择?
2014年10月20日

并非全知全能也不仁慈,但不可缺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:传统教科书上的政府,是全知、全能、仁慈的政府,但政府其实并非如此,市场亦然,所有经济学问题其实只有一个答案,就是“it depends”。
2014年9月1日

专车管制:一个简政放权的反例

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傅蔚冈:要让公众出行有更多选择,就不应把出行方式限定于传统出租和约租。要求所有平台都有出租营运资格,也与市场主导资源配置背道而驰。
2015年6月8日

有位购车:注定失败的北京决策

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翁一:早在1998年至2004年,北京曾实施凭停车证购车的政策。但随着汽车数量增加,停车位不能满足需求,出现开假泊车证的情况,该政策随之无法执行。
2015年6月2日

市场化的香港幼稚园

FT中文网撰稿人Jane Tang:香港大部分幼稚园都是私人开办商业运作,和内地公立为主形成反差。
2015年4月13日

政经视角下的中国出租车改革

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刘远举:中国的出租车行业,乃至汽车租赁业的问题,根本上是市场需求与数量管制之间的矛盾,本质应是约束住基层政府之手,把权利还给市场。
2015年1月27日

金融研究论文都是废话?

FT专栏作家哈福德:绝大多数声称可以战胜市场的金融策略,其实无法做到这一点;许多声称发现了金融市场运作规律的论文,也未发现什么规律。
2014年11月27日
123››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