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政治

谁来拯救美国的民主制度?

卢斯:在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回忆录中,人们并没有如预期中那样看到他对特朗普的批评。
2019年9月9日

特朗普、约翰逊和新的激进部落

库柏:美英都已在政治上形成占据主导地位的新的激进部落。特朗普唤醒美国的种族主义传统,而英国的退欧部落已取代保守党部落。
2019年7月30日

民粹主义者沉溺“沼泽”

库柏:因承诺“排干沼泽”而当选的民粹主义者们现在被指责沉溺于沼泽中,他们正在失去对腐败政治问题的控制。
2019年7月16日

印度需要一个强大的反对党

吉密欧:在遭遇此次惨败后,印度国大党应最终摈弃单一家族世袭制。只有那时它才能变成一个强有力的反对派,制约莫迪。
2019年5月28日

民主党候选人为何避谈外交政策?

加内什:伊拉克、阿富汗和利比亚的三重惨败让千禧一代厌恶美国的世界领袖责任,这一代人很快将成为美国最大的选民群体。
2019年5月28日

英国应从美国不平等问题中吸取教训

狄顿:全球化和自动化无疑是推动富裕国家内部分裂的深层力量之一,但导致美国不平等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政策。
2019年5月23日

让多数美国人重新过上中产生活的关键

斯蒂格利茨:在医疗、住房和教育等领域,在私营产品之外提供公共选择将带来许多好处,从而提高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水平。
2019年5月9日

书评:斯蒂格利茨《人民、权力与利润》

杰克逊:斯蒂格利茨在书中支持政府干预,认为美国应在不牺牲增长的情况下构建一个更公平的社会。
2019年4月29日

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卸任

78岁的纳扎尔巴耶夫是最后一位从苏联时代掌权至今的领导人,他请忠实盟友托卡耶夫担任代理总统,完成本届总统任期。
2019年3月20日

政治因素影响全球反洗钱斗争

基廷:国际标准的破坏影响到了向来以专业技术性为特点的反洗钱领域,使其愈有政治色彩。
2019年3月7日

道路:新的政治战场

库柏:两种机动形式正在发生冲突:郊区和农村的车主与无车的城市居民。这场冲突在法国爆发,但已开始蔓延。
2019年3月6日

为“结党”正名

张千帆:每个人都势单力孤、人微言轻,故需结社“结党”才能更好地“营私”,进而充实整个社会的公共福利。
2019年1月7日

谁能提醒特朗普一件事?

邰蒂:美国政府目前每天为公共债务支付14.3亿美元利息。谁能向总统展示这一令人瞠目的账单,然后敦促他与国会合作采取对策?
2018年11月12日

我们该如何与政见不同的人打交道?

哈福德:要理解一个对世界的看法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在想什么,我们需要跟他们共度一段时光。
2018年11月7日

“全球命运共同体”的虚与实

帕顿:习近平说的没错,在全球化的世界中,我们必须携手合作。然而,这需要清晰的头脑、能够区分辞令与现实。
2018年9月17日

潮涨潮落五十年(下)

魏城:自1968年以来的半个世纪,世界政治版图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历史不仅没有终结,历史还会重演,有时甚至给你开个莫名其妙的玩笑。
2018年8月18日

潮涨潮落五十年(上)

魏城:50年前,美国有两次暗杀、三场运动,法国有五月风暴,捷克有布拉格之春,中国有知青下乡……半个世纪后,拨开历史的雾霾,我们能看得清乱花迷眼的1968年吗?
2018年8月18日

科技巨擘对美国政府说不

沃特斯:由于员工反对,谷歌和微软相继表态要与政府合同保持距离。科技行业的一些深刻变化给CEO们带来了新挑战。
2018年6月25日

特朗普指责默克尔放任移民改变德国

在国际社会批评美国拆散无证移民孩子与父母的背景下,美国总统抨击正在努力平息联合政府内部矛盾的德国总理。
2018年6月19日

美驻德大使扬言要给欧洲右翼撑腰

正常情况下大使不会对派驻国家的政党政治发表见解。上任不久的格雷内尔此言打破外交惯例,在德国和美国引发舆论哗然。
2018年6月5日

特朗普“深层政府”指控助长阴谋论

拉赫曼:“深层政府”的说法可能不实,但它仍很重要,因它揭示了在总统本人的煽动下,阴谋论已进入美国主流政治讨论。
2018年5月28日

“身份认同政治”不可取

拉赫曼:在一个自由社会中,应该由个人来塑造自己的身份认同。把族群的身份认同置于个人身份认同之上不仅是不自由的,也是危险的。
2018年4月20日

技术治国运动的启示

桑希尔:技术专家经常抱怨政治人士不“懂”技术,政治人士则反击道,技术专家大多数时候也不懂政治。
2018年3月5日

火与怒,过度愤怒带来的问题

埃利森:现在的不容忍氛围让我们对一切过失不论大小都猛烈倾泻愤怒,丧失理性、善意和原谅他人的意愿。
2018年2月11日

如何理解刘鹤“中国改革开放力度将超预期”的说法?

邓聿文:中国要借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推出“超预期”的改革开放举措,是为实现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。
2018年1月26日

书评:《激进的快乐》

贝里克:西格尔认为,人们在放弃小我和自我意识后,既可实现个人愉悦,也会产生自己可能改变世界的信念。
2018年1月22日

西方政客们忽视了什么?

库柏:大多数政客们喋喋不休地谈论着身份认同,却忽视了自动化、气候变化以及医学领域即将到来的革命。
2017年11月15日

人文是人类的根本价值

王建宝:科技、资本与政治都是人类需要的,但是人文超越其上,成为人类幸福的源泉,也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目的。
2017年11月13日

台湾调查黑帮与统派团体关系

竹联帮大佬张安乐领导的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支持者被指在“中国新歌声”音乐节上殴打独派学生,这使黑帮与统派关系受到关注。
2017年10月19日

专家如何重获大众的信任?

库柏:我们永远需要专家,因为大多数人几乎什么都不懂。这是必然的——冰箱的工作原理尚且很复杂,更别说经济或气候问题了。
2017年10月18日

领导是一种制度

盛洪:在现实中,正确的决策来源于一种制度。所谓制度,就是一种多人互动的结构,每个人都理性有限、能力有限。
2017年9月26日
1234››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