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革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文革

文革的制度起源:压制不同声音和“大跃进”

许成钢:“大跃进”是产生文化大革命的制度基础的重要部分,是文革的前奏,影响极其深刻,一直影响到今天。
2017年8月9日

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(上)

老愚:谨小慎微的生存哲学救了沈从文。即使有后来的浩劫,他也认为,自己比同时代文化人活得好,因为受折磨很轻。
2017年4月13日

革命创伤:亚妮父辈的苦难史

老愚:亚妮父母因革命浪潮相识相爱,但文化大革命让他们备受折磨,最终沦为革命的敌人,过着政治贱民的日子。
2016年12月29日

这是特朗普的1966年

丁学良:就特朗普胜选而言,现代世界政治范围内最深刻的比较参照系之一是1966年发生在中国的那场大事件。
2016年11月15日

毛主席逝世时不哭的后果

张小彩:毛主席逝世时,没有谁规定必须哭,可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不哭的危险,但我同学的爸爸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2016年11月4日

文革的制度根源与其导致的制度变化

许成钢:政治、意识形态极端的集权与行政、经济的地方分权,互为条件;文革制度遗产并未随着文革结束而结束。
2016年10月24日

文革: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

许成钢:文革会不会重演?类似悲剧会不会重演?私有产权、对私有产权保护等等,都朝着给我们信心的方向发展。
2016年9月30日

文革:世界文明史独特的政治现象

许成钢:讨论文革的性质,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文化革命会不会重演,或者更宽泛一点的问题是:类似于文革的这样的悲剧会不会重演。
2016年9月12日

五七干校,一个“地上天国”的破灭

赵信:文革期间,数以百万计的干部和知识分子被驱赶到“五七干校”。回顾这段历史,可以体味到一代知识分子的辛酸与苦难,理解“地上天国”的狂妄和荒谬。
2016年5月19日

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社论彻底否定文革

文革50年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,《人民日报》刊文称决不允许文革这样的错误重演
2016年5月17日

文革50周年 中国选择继续“失忆”

本周一是中共执政历史上最恶劣事件之一的50周年纪念日,但官方不会出来就此表示一下,它认为最好还是掩饰那些裂痕,假装忘记一切,让这一天就这么过去。
2016年5月16日

书评:文革的问题和答案

历史学教授华志坚:冯客的《文化大革命》一书对文革起因、历史比较和年表给出了自己的回答。季羡林的《牛棚杂忆》则间接阐明是什么鼓动了迫害他的人。
2016年5月13日

判别“文革”是否再来的三个路标

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:我们可以凭藉过去的历史经验,辅之以比较政治社会学的视野,勾画出“文革是否会再来一次”的几条边界线,以判断其再发生概率之大小。
2016年5月9日

我们要感谢“文革”的五条理由

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:今年是中国“文革”开始50周年纪念和“文革”结束40周年纪念。中国需要否定“文革”,也需要衷心地感谢“文革”。
2016年4月5日

李四光传:一个标准文革语文标本(上)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这本书呈现着那个时代特有的革命逻辑。她们自觉地把亲人当作一个政治符号叙述,人的存在仅是为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和毛泽东思想的伟大。
2015年7月16日

“样板戏”的前世今生

FT中文网撰稿人李小龙:为政治服务的“样板戏”并未如人们所愿被自然淘汰。最近“人民性”的要求再次被最高领导人强调。“样板戏”与时俱进成为“红色经典”传承剧目,在中国继续上演着。
2014年12月31日

看不见的中国

麦芒:今天是王小波的忌日。他是一个真正有故事的人,他不需要高调的崇拜,但值得低调的敬重。曾经也是“沉默的大多数”的他,需要把“看不见的中国”讲出来。
2016年4月11日

纪念一个天真的老乡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世间还有一种天真的人,以为统治者会遵照自己的承诺,倾听人民的呼声,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”。故乡就有这样一位可爱的进谏者。
2015年11月19日

李四光传:一个标准文革语文标本(下)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本书是那个极权时代的写照。高度政治化,类似于一份汇报书。现在看来,却几乎成了人性异化的自供状。渴望了解那个年代的人,不妨读一读。
2015年7月30日

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

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:现在大规模整人的时代已经过去,但是还有个别以颠覆国家罪,聚众滋事罪等把人打入监狱的事,当局只要还能够独断整人,百姓就没有安全感,就仍非正常社会。
2015年5月26日

我的中学时代(中)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唤醒强烈自我意识的,是1980年《中国青年》发起的“人生观大讨论”,由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和雷锋等英雄人物确立的“革命理想”坍塌了。
2015年5月22日

我的中学时代(上)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在语文数学之外,排队,唱歌,做操,念大批判稿,几乎是最重要的课程。“学工学农学解放军”,约从四年级起,便放下书本,名正言顺放弃了学习。
2015年5月7日

乙未年初夏造句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大V“作业本”道歉事件,标志着网络志愿军告捷。以集团军作战方式,主动攻击非议官方意识形态的人,令其或沉默或缴械,网络红卫兵正在兴起。
2015年4月30日

毕福剑的罪与罚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毕福剑事件验证了中国当下的政治生存状况:没有对私人信仰的保护,要求无条件服从主流意识形态,造就的是人格分裂的普遍现实。
2015年4月10日

困窘中的修行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在毛式法西斯施虐的年代,启功的“革命书写”,实乃不得不之行为。启功在口述自传里曾回忆,文革中抄大字报是他“书法水平长进最快时期”。
2015年1月22日

扫厕所、写检查与挖思想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能让知识分子斯文扫地的最有效办法,恐怕就是文革造反派们发明的“扫厕所”。与厕所为伍,受人尊敬的一变成为弯腰逐臭者,人生沉入谷底。
2015年1月15日

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

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友渔:中国好不容易告别了文化大革命,可如今还有人鼓吹阶级斗争理论和专政理论,这是在跟建立法治社会唱反调。
2015年1月13日

挣扎在革命漩涡中的卑贱者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:以军事化方式组织的革命集体,除了休息,人们整天都泡在一起,既相互监视,又相互合作,一本正经的革命逐渐蜕变为无聊的游戏。
2015年1月8日

不应简单回避“阶级斗争论”

天则研究所高岩:阶级斗争学说是文革的理论基础,面对不知阶级斗争为何物的一代,中国知识分子更应深刻反思其危害,辱骂和回避都无益。
2014年10月28日

“小人喻于利,君子喻于义”新解

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:社会由大多数利己不损人的小人组成,虽不理想却定是可以生存的。而小人都变成君子,每件事都是政治挂帅,思想领先,将是可怕的社会。
2014年9月23日

起点公平和终点公平不能兼顾

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:为什么坚持终点公平的国家都穷得不堪?以至于不得不让步以取得物质上的改善?这是因为终点的平等与“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”有矛盾。
2014年9月9日
12››下一页
FT中文网客户端
点击或扫描下载
FT中文网微信
扫描关注
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,中英对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