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朗普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特朗普

女性选民们,请支持希拉里

洛菲:我不得不提醒那些不情愿或犹豫不决的女性选民:我们并不需要与希拉里一起饮酒,彼此成为闺蜜,但我们必须击败特朗普。
2016年6月27日

英国脱欧:世界进入“乱纪元”

徐瑾:英国脱欧结果出炉如冰山断裂第一声,从大格局审视时代变化,需超越简单理性算计,世界已与昨日不同。
2016年6月24日

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与恨

丁学良: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议是北京乐见其成的大好事。其倡议若成现实,中国可能成为头号区域性国际警察。
2016年6月24日

特朗普为扭转不利选情猛烈抨击希拉里

这位共和党候选人不再延续其即兴风格,而是罕见地对着讲稿发表讲话,称希拉里是一位“世界级撒谎者”。
2016年6月23日

特朗普:硅谷眼里的失败者

《领导力》共同作者莫里茨:在硅谷看来,特朗普的经商技能勉强及格,相比他编织的神话,他的表现平庸得很。
2016年6月20日

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下降 落后希拉里

最新民调显示由于特朗普对拉美裔法官的指责,以及奥兰多枪击案后的言论,其反对率达到2016年最高点。
2016年6月16日

特朗普与美墨关系

邰蒂:墨西哥政府试图告诉美国人,美墨关系对美国人有好处。
2016年6月16日

奥兰多枪击案将为特朗普“助选”?

FT专栏作家拉赫曼:现在判断奥兰多枪击案是否会改变美国大选结果还为时过早,但特朗普是打着“恐惧”与“愤怒”两张牌的候选人,这两种情绪在奥兰多事件后都在急剧上升。
2016年6月15日

特朗普式反恐不可取

FT社评:特朗普试图从奥兰多恐袭事件中榨取政治资本的企图是可耻的,而他所重提的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的应对之策更是危险的。ISIS的目的就是在西方挑起针对穆斯林的反弹和压制,煽动穆斯林青年走上激进道路。特朗普此时把矛头对准穆斯林,正中ISIS的下怀。
2016年6月14日

美国为何担忧英国退欧?

FT专栏作家卢斯:美国精英阶层纷纷表态反对英国脱欧,他们真正担心的是:如果英国人愚蠢到选择脱欧,美国人可能也会疯狂到选特朗普当总统。
2016年6月14日

特朗普挑战美国核心价值观

Slate集团董事长韦斯伯格:特朗普最近向一位墨西哥裔法官“开炮”,在共和党内引发广泛批评。在挑战美国核心价值观方面,特朗普越过了三条红线。
2016年6月13日

特朗普抨击墨西哥裔法官惹众怒

对于特朗普从族裔角度抨击一位负责审理现已不再运营的“特朗普大学”案件的西语裔美国法官,共和党人士纷纷表示不满,并力图与特朗普的言论划清界限。
2016年6月8日

最丑陋的总统竞选?

FT专栏作家卢斯: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已经成了“不诚实的希拉里”与“骗子特朗普”之间的较量。最丑陋的时刻还未到来。希拉里应付得了不可避免的恶斗升级吗?民主可以毫发无伤地挺过如此的不堪吗?
2016年6月8日

特朗普当选将威胁美国和世界经济

美国前财长萨默斯: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预计美国18个月内将陷入旷日持久的衰退,受到损害的将远不止美国,全球经济也将势必受到严重影响。
2016年6月7日

特朗普是美国地产业避税的缩影

FT专栏作家邰蒂:如果事情真的就像批评者所怀疑的那样,特朗普近年里只缴了很少的税,那么,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是,不只是他一个人这样做。
2016年6月6日

希拉里:特朗普可能使美国卷入核战

这是希拉里首次对特朗普大举抨击,称他的气质不适合成为美国总统和最高统帅
2016年6月3日

准备迎接“特朗普总统”?

很多投资者曾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不可想象的,因此没有考虑建立相应对冲头寸,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。过去两年里政治意外频发,已经留下太多惨痛教训。至少目前国际投资者的共识是:不应把“特朗普总统”当儿戏。
2016年5月31日

巴黎气候协议面临“特朗普”威胁

如果特朗普当选,他可能会设法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,或采取各种方法来破坏该协议。这将削弱已然对该协议抱有疑问的其他领导人的决心。
2016年5月30日

如何抵御右翼民粹主义?

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:特朗普的危险,在于他不懂、或者假装不懂美国成功的根基是什么。若想击败右翼民粹主义,我们必须提供替代解决方案。对此,贪婪、无能且不负责任的精英们,应当认真反思自己的糟糕表现。
2016年5月27日

奥巴马:特朗普的无知令美国盟友不安

美国总统在G7峰会上称,特朗普的言行已经引起多国领导人的“密切关注”
2016年5月27日

特朗普的危险外交理念

FT专栏作家拉赫曼: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理念实际上等同于让美国仓促退出世界舞台上的“伟大国家”行列,对亚洲、欧洲和中东的安全与稳定都会产生影响。
2016年5月26日

桑德斯将助特朗普“一臂之力”?

FT专栏作家卢斯:特朗普敦促崇尚社会主义的桑德斯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,以分流最有希望成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希拉里的选票。桑德斯会怎么抉择?
2016年5月24日

失意的精英与特朗普崛起

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:特朗普激发了新的政治可能性。美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,过度民主并非主要原因,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目光短浅的精英阶层的失败。精英们烧旺了这把火,扑灭它将非常困难。
2016年5月23日

强人领袖回归世界政治舞台

FT专栏作家拉赫曼:“特朗普现象”并非美国特例,应该将其视为一种全球性趋势的一部分。事实表明,民主国家也无法抵抗强人领袖的诱惑。
2016年5月23日

特朗普表示愿与金正恩展开对话

小布什和奥巴马任内,美朝谈判都是在两国级别相当低的官员间展开的
2016年5月18日

特朗普挑战“强势美元”政策

特朗普近几个月来一直告诫人们提防美元的强势汇率,在华盛顿经济政策制定圈的某些人士看来,这种言论是危险的,但也有经济学家持温和看法。
2016年5月17日

共和党寻求与特朗普弥合分歧

美国众议院议长瑞安会晤特朗普,但仍未表态支持后者问鼎白宫
2016年5月13日

美国精英统治踏上末路

FT专栏作家卢斯:美国的精英太过醉心于自恋,他们分裂成两个集团——一个自称民主党,另一个自称共和党。他们是同一块劣质硬币的两面,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。
2016年5月11日

如何抵御“民粹冲击波”?

邰蒂:投资者已经疲于应对世界的诸多不确定:英国退欧、中东战争、负利率、能源价格、中国债务泡沫、普京的决策以及巴西的政治闹剧。如今又多了一个项:民粹主义。
2016年5月11日

世界难以摆脱“特朗普烙印”

FT专栏作家拉赫曼:特朗普的竞选已经改变了美国和全球政治,而且他会在今后六个月的选战中打下更深的烙印。抵制全球化、民族主义、反穆斯林、反精英和反主流媒体,这些曾经的边缘理念如今已进入政治主流。就算特朗普输掉选举,它们也不会消失。
2016年5月11日

希拉里与特朗普:保守派该选谁?

阿普勒鲍姆:特朗普已经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,希拉里也十有八九会胜出民主党内的竞选。于是,美国保守主义者突然面临一个诡异的两难选择:他们应该支持谁?
2016年5月10日
|‹上一页‹‹55565758596061626364››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