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学家
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经济学家们不应退出公共生活

哈福德:在英国退欧问题上,经济学家意见空前一致,却无力回天。但公共生活太过宝贵,不能完全交托给政客。
2016年7月20日

市场比经济学家更擅长预测衰退

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夏尔马:经济学曾被揶揄为“沉闷的科学”,但实际上这一学科的问题在于过于乐观,很少有经济学家能预见经济衰退的到来。
2016年3月2日

中国转型为何需要诺思思想?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:多数国际经济学家并不真正了解中国,但诺思的研究却能指引中国转型。国家为何兴起?暴力如何终结?法治如何到来?从英美再到中国,都脱离不开诺斯的框架。
2015年12月7日

对杜润生的最好悼念是完成其未竟之愿

经济学家文贯中:杜老智力、情商过人,他几上几下,借势将改革向前推进。包产到户是杜老最大遗泽,但农民至今未能对土地拥有完整产权,杜老是否有遗憾呢?
2015年10月23日

中国特色与中国经济研究

中国经济学家钱颖一:经济学创新是基于深入分析的创新。中国特色客观存在,如何解读则大有学问;停留在表面的中国特色上而无深入分析很难说服人,过度强调中国特点反而使得中国故事变成特例。
2015年9月14日

经济学家如何进行经济预测?

FT中文网撰稿人夏春:四位经济学家关于毛氏时代经济研究引发诸多讨论,新闻热点和学术关注点有何不同?经济学界如何看待文革遗产?为什么大多数人热衷于追逐专家预测?
2015年8月18日

贝克尔将被铭记

FT专栏作家哈福德:5月3日,经济学家加里•贝克尔与世长辞。他曾领导一场将经济学思维运用到婚姻、歧视和犯罪等人类生活领域问题的运动。
2014年5月7日

经济学家没那么自私

FT专栏作家哈福德:学习经济学可能使人道德败坏,或让你变成一个更加刻薄、心胸狭窄的人?研究似乎表明,经济学吸引或者创造出反社会者。
2014年4月21日

基尔根尼的喜剧版达沃斯

FT专栏作家库柏:爱尔兰的“基尔根尼经济学大会”以幽默为语言,散发着民主气息。经济学家放下架子,与普通人一起,在笑声中探讨严肃问题。
2013年12月6日

逝去的预言家

198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莫里斯•阿莱10月9日辞世,对银行业和股市中那些最终导致1998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的做法,他很久之前就发出过警告。
2010年10月18日

我们怎样读懂杜润生?

中国经济学家华生:纪念杜润生的文字不少,但多少人能够真正读懂他和他的事业追求呢?杜老关于民主的思考,始于关于农村改革的争论。
2015年11月5日

经济学家的训练与工作

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:经济学是一种科学,不是一种主义。经济学家用科学方法研究和解释经济的现象,成功的经济学家创新理论,但资深经济学家不一定能做政策建议。
2015年10月22日

中国经济学的痛点:学术,还是思想?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:旧的经济理论能否应对新的经济形势,中国经济学的痛点与难点在于国际国内双重转折。中国经济学能否中国化?民国经济学家何廉的探索有何启示?未来经济学的“去魅”难以避免。
2015年9月21日

雾霾激辩中的理性局限

苏州大学教授董洁林:一方面环保议题中“非理性”泛滥,另一方面精英们与公众的情感链接存在断裂。政治海洋中,“感性”有其力量。
2015年3月13日

杨小凯的贡献到底何在?

杜克大学教授高柏:今年纪念杨小凯的活动在中国经济学家中引发了一场辩论,但遗憾的是,这位做出杰出贡献的经济学家只被当成思想家来谈论。
2014年9月22日

应鼓励经济学家打赌

FT专栏作家哈福德:打赌的专家们看起来或许有些俗气,但至少他们愿意为错误付出代价。专家们在张嘴发言之前都应先问问自己:我愿意为此打赌吗?
2014年6月26日

经济学家不要自以为是

英国牛津大学教授斯坦恩•瑞杰:经济学家对经济形势的预测错得离谱。他们已成为了过分自信的牺牲品,而过于自信会导致狂妄。经济学家们都放松了警惕。
2012年3月30日

一个世纪的背影——悼张培刚教授

张培刚被誉为发展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。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以弟子身份撰写悼文,回顾张先生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及其折射出的时代变迁。
2011年11月28日

Lex专栏:诺贝尔奖没“恶搞”

在依靠经济模型预测前景的做法饱受质疑之际,将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以建模闻名的两位教授,让很多人意外。但将眼下美欧的经济问题归咎于模型,实在有失公平。
2011年10月11日

危机让马克思主义复兴?

FT专栏作家布里坦:今天我们所了解的马克思主义很大程度上与马克思本人无关。而马克思主义最有趣的发展,出自于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人希法亭之手。
2011年8月31日

经济学家有什么用?

FT专栏作家约翰逊:经济学家都该开一家自己的公司,才能体验资本主义的挑战。没胆量这样做,可以去搞哲学,总比他们现在做的事有用。
2011年6月27日

经济学家为何不认错?

FT专栏作家约翰•凯:经济学家会说,全球金融危机对约定俗成的观点提出了挑战,但这似乎是给别人的建议,而非个人自白。
2011年4月26日

不要滥用经济学家的精神遗产

FT专栏作家塞缪尔•布里坦:英语国家最为兴旺的行当之一就是注解凯恩斯的作品。在金融危机的刺激下,这个行当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。
2011年2月21日

Lex专栏:无知的经济学家

经济学家正在吸取金融危机的教训,但投资者不应该放松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自身2007年前知识缺陷所做的严厉评估,充分说明了专业知识的不足。
2011年2月16日

经济学家已失宠?

FT专栏作家吉莲•邰蒂:比起其它学科,大学的经济学系总是资金充沛、名头响亮且自信满满,这有些气人。但这两年来,经济学家的名声已大不如前。
2010年12月31日

经济学家该补历史课

FT专栏作家吉迪恩•拉赫曼:经济学界多数人未能预见危机来临。与其寻求模仿物理学家,经济学家或许该从历史学家那里汲取一些教训。
2010年9月9日

一名经济学家的自白

FT专栏作家蒂姆•哈福德:随着信贷危机三周年纪念日的临近,我一直在反思:作为一名经济学家,我哪些地方做错了?
2010年8月9日

经济学不是科学

FT专栏作家约翰•凯:目前,宏观经济学大体上是基于一种名为动态随机一般均衡的分析模式。这个乏味的名字泄漏了天机:理论家大多是在自说自话。
2010年4月26日

经济学家将功补过

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萨勃拉曼尼亚: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尖锐地问道,为何没有一个人(尤其是经济学家)预测到危机的来临?
2010年1月7日

金融模型向何处去?

FT科学编辑库克森:随着金融危机暴露出金融模型的不足,如今经济学家们开始着眼于物理以外的科学分支——例如生物学。
2009年12月3日

经济学家并非预言家

FT专栏作家布里坦:金融危机表明,经济学家并不具备及时识别转折点和系统性失灵的能力,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本身是毫无价值的。
2009年8月19日
上一页‹‹123››下一页